神仙也看到飞机上大多数人都跳走生怕自己被耍

楚生这边又不能关闭公共语音,否则就听不到卖挂的神仙说话,但是这群家伙骂的实在是太难听了。
 
    楚生脸上还是挂着淡淡地笑意,说不介意是不可能的,但楚生也理解他们怒骂的原因。
 
    毕竟一个好好的游戏,被神仙和外挂搞得没有了游戏体验,耗费半个小时时间玩一把,结果到头来是陪太子读书,换谁都会不开心。
 
    再加上蓝洞的毫无作为,更是让不少玩家心里凉了一大截。
 
    水友们都已经听不下去了,只觉得头皮发麻,再看楚生还是挂着一脸笑容。
 
    小恩没有开公共语音,所以并没有听到飞机上的谩骂,只知道楚生肯定又在和飞机上的人聊天。
 
    “这些家伙骂的也太狠了吧?这正能量直播间都快变成十四禁了。”
 
    “楚生这一波被骂的狗血淋头,为了搞事情也是拼命。”
 
    “不过看他还挂着笑容,强颜欢笑也是蛮惨的。”
 
    水友们自问要是换做是自己,听到这些谩骂怕是心态早就爆炸了。
 
    楚生看到水友们心疼自己,笑了笑道:“没有白疼你们,还知道为我说话。”
 
    稍微换了一下坐姿,看着从机舱里不断跳出来的玩家,但是耳畔的谩骂并没有衰减的架势。
 
    “玩家这么骂我也可以理解,毕竟他们只是把我当成了一个想要破坏游戏公平性,想要开挂的人。所以现在他们骂的再难听,也只是在骂一个外挂孤儿,并不是再骂我这个人。”
 
    “其次,这些谩骂我自然会一并打包,等见到卖挂神仙的时候,把大家伙儿的问候一齐带给神仙。”
 
    楚生的回答让所有水友都忍不住笑了出来,果然还是楚生心态好。
 
    这边楚生的吐槽值疯狂增长,不管骂不骂的反正听到了他这话,心底里都是有点想法的。
 
    只是有些人脾气爆直接骂了出来,有些人心底里吐槽几句。
 
    神仙听到有人想要咨询买挂的事情,顿时来了兴趣和热情。
 
    “行,那你来Z城,我给你演示一下辅助功能。”
 
    这趟飞机的航线是从地图右边的L城到地图左上角的Z城,差不多直接跳伞高飘的话,可以覆盖六成左右的地图,尤其是下半部分很多地方都没办法通过跳伞直达。
 
    现在知道卖挂孤儿要在Z城进行py交易,很多人干脆直接选择远离上半部地图。
 
    谁知道这家伙是不是有千米穿墙子弹追踪这种功能,落下去以后直接给人当击杀素材去了。
 
    楚生说了句OK,就等着跳下去进行py交易了。
 
    就在两人说完话之后,楚生看到机舱里的人二话不说直接跳伞,一个个都是高飘开伞,朝着相反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 
    从机舱一眼扫过去,大概还剩下十几个人。
 
    “买挂的兄弟,你人还在吗?”神仙也看到飞机上大多数人都跳走,生怕自己被耍了,于是开口问道。
 
 
    落地慢的就尽量朝远处荡,能飞多远飞多远,尽量拉开一千米的范围。